王通:忙里偷閑,閑里偷忙


上周六,忙里偷閑出來游玩;昨天一天,翻了N座大山,走了三條地圖上不存在的山路,從青海輾轉到甘肅夏河。

夏河似乎不歡迎我們,在非常漂亮的大草原上,我們經過一個村莊后走錯了路,122公里的柏油公路變成了200多公里的鄉村道路,并且在天黑后,路越來越難走,坑坑洼洼讓越野車在路上如同蝸牛。

開了十幾個小時的老司機都有點放棄前進,每次司機問我,我都說還有十幾公里,其實手機早就沒有了信號,根本無法看衛星地圖(普通地圖都看不到的路),在這種狀態下,又持續了幾個多小時。

后來司機就不相信我了,打算停車在山里搭帳篷了過夜。這時候,黃老師說,我給你打賭,9點50肯定能到,司機怎么都不信,說可以繼續開,但是你們得給我加班費。我倆當然一口答應。那時候晚上9點左右,天已黑,四周啥都看不見。

車又再超級難走的山路里走了一會兒,從百度離線地圖上看。我們已經在距離省道僅有幾百米的地方,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上省道的路,遠處只有一點點燈光和偶爾的煙花,四周一篇漆黑,越野車大燈打開,也僅能看到前面一點點路,兩邊都看不清。在一個超過5個朝向的不像路的路口,我們找不到路,附近還像有一個墳墓,上面閃著閃爍的節日的燈光。

我們在那里反反復復前后左右走來來回回了好多次,不是進山,就是進草原,或是進了河床、到處雜草縱生,找不到出路。谷歌地圖和百度地圖顯示的魯行不一樣。后來衛星地圖能勉強打開了,路又模模糊糊,好像有,好像又沒有。反正怎么走,都不行。后來放大了衛星地圖之后,我決定走一條稍有點繞,但是基本靠譜的路,但是司機因為被我忽悠了幾個小時了,不同意。

于是,下車,撒尿。

司機打開了他車上的外置導航儀,搗鼓了一會兒,算總可以用了,找到了一條路,竟然是最初要走的不像路的路(百度地圖上不存在的路)。于是就朝那個方向開。剛剛總了一塊兒,竟然后一個大車神秘的從我們后面左側過來了。認真一看,竟然有個橋。

欣喜若狂,倒車、過橋,找到省道,然后朝著夏河方面去。雖然是省道,四周沒有任何燈光,一片漆黑。奇怪的省道。

走了幾分鐘后,我們看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燈光四射的建筑,走進一看是拉卜楞寺,說明已經到了夏河。再一看表,果然9點50分。

更沒有想到的是,整個夏河縣的酒店賓館都注滿了,問了十幾家,都住滿。通過攜程預訂,說整個縣城都沒房間了。只有一個最好的酒店還有,四星級。標間600,我于是就訂了兩間。趕到酒店,竟然也沒了。

生意真是太火了,十點多了,路上到處都是找不到住的人,酒店大堂也是人......

我不知道那么多人來這個干嘛。在今天之前,我對這里一點也不了解。只是聽黃老師說,要去甘南玩,住夏河是首選。當地人善良、飯菜好吃、住的很好很便宜。他當初來玩了8天,花了不到700元。在路上的時候,他還說這里有一個超級大的寺院,一個人繞寺院一圈需要花2個小時。我覺得夸贊,但是想象兩年前在西藏山南見的那個大寺院。覺得就不夸張了,甚至還有可能說的很保守。

到了夏河縣城,黃老師都有點不認識了,說與他之前來的時候完全是翻天覆地的大變化,一下子多了N多的酒店,更多了N多的數不清的人。

這些都是什么人呢?

真信徒?假信徒?
真旅游?假旅游?
其實,更多的是湊熱鬧般的盲從;
而盲從的背后是內心的空虛和迷茫。

黃老師說:中國人會旅游的不多,大部分都是花錢買受罪。

后來又向東邊一家一家問,總算有一家酒店還有一個套房,于是就擠了進來。唯一的床讓給了司機,他一天開了14個小時超級危險的山路,每天都精力旺盛僅睡三小時的黃老師倒到沙發上就睡著了。

我反而比較有精神,把兩個小單人沙發幷到了一起,躺倒里面,挺舒服。然后打開電腦,連接電源。將手機和ipad的都接到電腦商充電。打開手機熱點,電腦連接上網絡,開始閑里偷忙,看郵件,寫方案。

凌晨三點,寫完方案。腦子更加清醒,人也更加有靈感,且就不睡了。

休息,不一定是睡覺;身心松定既是休息。

所以,有失眠的朋友,不要為失眠而不安,既然睡不著,就起來做些能夠讓自己放松安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休息。

打開個人網站,發現又是許久沒更新了,且寫篇了這隨筆。

這僅僅是昨天天黑到現在幾個小時的流水賬,而幾個小時前的白天,過程更是精彩,走了太多地圖上沒有的路,看了太多不再風景區的風景,相當的震撼!!!

照片排了很多,也有一些比較普通的,但是我卻能從中有許多有趣的聯想。

突然想起一張照片

前天在青海茶卡鹽湖拍的許多張行人照片:我發現絕大部分的人都是一群群或者一對對,但是有一個女孩,一直一個人,一手抱著ipad,一手拿著大不銹鋼暖水瓶,帶著大墨鏡。她或是坐在小火車軌上,或者在冷風中站立著望著遠方。一副表面冷漠內心狂熱的等待。但是沒有人與她搭訕。有個人與她擦肩而過,然后回頭偷拍她,然后被我的從后面抓拍了下來。同時,我給這張照片起了一個名字:那一場擦肩而過的寂寞!

依然是前幾天拍的照片,照片上是一頭驢子,發呆的驢子。其他驢子都在吃草,它就是站到旁邊發呆,驢子的表情真的是發呆。我給這張照片取名:大智若驢!

我還拍了一張萬年的古柏樹,我發現那種書的樹干,都是擰巴著長的,這讓我想起了寶珠講的內功中的螺旋杠桿,以及他師父講的雙螺旋結構。這種樹能活這么久,絕對與它這種樹干結構有關系。于是給這張照片取名:長壽秘密!

... ...

等有時間了,我整理出一些放出來。

抓拍行人和事物的習慣來自于我中學時候習慣,那時候不喜歡聽課,就習慣觀察各種人和環境之間的關系,思考了許多。當你看到一個人,你去聯想他的一生,他之前是什么環境,什么生活造成了現在的狀態,我如果是他,我改如何調整。然后那時候就把自己的想象,寫成了一個幼稚又好玩的超越小說。

許多時候,我們真的喜歡打破慣性。讓人行動起來,讓心安靜起來,然后去觀察一下周圍的世界,聽聽各種各樣的聲音,你會收獲觀世音的智慧。

... ...

扯遠了
我喜歡這樣想到哪里寫到那里的狀態,無拘無束,不在讀者是誰,只在意我的思考。我的整個中學時期的許多時間都是這樣度過的,顯得有點亂,但是很有收獲,收獲的絕對不僅僅是意識流。哈哈!

再向前退24小時,那時候的我正在做美夢,并且是雙重夢境的,因為夢里知道自己在做夢,同時還在做著另外一個夢。

現在已經凌晨六點,接近大眾的夢醒時分。

早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