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正由“市場經濟”邁向“資本經濟”


1

中國發起“亞投行”,相當于在世界上擺放了一個支點,而中國布局的“一帶一路”,其實是在支點上架起了一根連接世界東西方的杠桿。

  

那么,接下來中國該撬動世界了!

2

踏上這個蹺蹺板之前,中國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,準備進行一場裂變!變成一個巨大的能量團!

3

激發這股能量的源動力,就是國家號召的“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!”。只有變市場驅動為資本驅動,發動全民性的生產和勞動,中國經濟才能繼續保持高增長!

 

一個叫創業,一個叫創新,這兄弟倆個將合力推動中國下一輪的運轉!

4

而創業要解決的是如何進行資本運作,創新要解決的是如何實現技術升級。所以:中國的問題其實就是資本和技術的問題。

5

我們先來看看資本層面。

 

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是計劃經濟,鄧小平時代的中國是市場經濟,而習大大時代的中國,將進入更高層次的資本經濟。那么,為了由市場驅動到邁向資本驅動,中國經濟正在進行三大轉型:

第一個轉型:從“印鈔票”模式切換到“印股票”模式

 

 

繁榮了10年的房地產終于走到了盡頭,靠投資拉動經濟也是一條不歸路……如今中國實體經濟越來越乏力,我們終于明白,鈔票增發只是經濟增長的外在。

 

切換到“印股票”模式,這里的“股票”指的是創業者的股權,是股權投資。不是指傳統上的股民購買的“股票”,那種是已經在四級市場流通的“股票”,是已經流通了三輪后被炒的虛高股票,因此傳統股民才是跟風者,也注定是中國這輪經濟轉型的犧牲品。

6

而創業者手中的股權,也是一種“配額”,是一種可以坐享其成的財富。

 

怎么使社會上產生大量的“股權”呢?國家將通過IPO注冊制,降低企業上市門檻,引導社會資金流向初創型企業,幫助其實現直接融資,從而激發大眾創業的熱潮。

 

因此,中國人的財富一共經歷了四種形式的變遷:

 

1、計劃經濟時代的糧票;
  
2、市場經濟時代的存款;
  
3、市場經濟時代的房子;
  
4、資本經濟時代的股權;

7

第二個轉型:變“債權”主導型為“股權”主導型。

 

在債權主導型經濟時代,金融機構把錢“借”給企業謀發展,比如銀行就是企業的拜把兄弟,但是這位拜把兄弟只愿跟企業同富貴,不愿跟企業共患難!

 

當經濟處于上行期,銀行會錦上添花,主動、過度的放貸給企業。而一旦經濟進入下行期,銀行就立刻釜底抽薪,絕不會雪中送炭,這使下行的經濟雪上加霜,這也是中國銀行盈利模式和監管模式決定的。

 

而股權主導型經濟,金融機構將錢“投”給企業,占有企業股份。當企業經營困難的時候,股權能夠風雨同舟;企業高速成長的時候它會獲利退出,能起到調節經濟增速、使經濟可持續發展。

8

第三個轉型:變“少數人”游戲為“全民型”運動!

 

在市場經濟時代,很多資源看似是共享的、公平的,其實是少數人占有的,而且先占資源的人會給后來者設定門檻!

9

比如傳統的私募基金門檻就很高,而且是利用信息、技術和人才等資源的不對稱,效率不對等的基礎上去獲利,它的理念、模式和業態也讓很多百姓覺的太遙遠。而在互聯網+時代,私募基金將進入全民參與的黃金時代,眾籌、P2P其實都屬于私募,這些都是大眾行為,金融游戲不再高高在上,開始滲透到人們生活各個角落。

 

以上是中國資本、經濟層面的變化,我們再來看看技術層面的變化:

 

一提到技術,必然要提到工業4.0。眼下正值第四次工業革命浪潮,每一次工業革命都將引發世界動蕩,重建新的世界格局。工業4.0其實就是C2B,是在電子商務、大數據、物聯網、云計算、智能物流等等配合下,工廠可以根據消費者的需求進行智能化、定制化生產。

10

工業4.0不僅只是一場工業革命,更是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,因為生產工具的革新,引起了生產關系的變化,從而改變了社會的商業結構。

 

工業4.0分為生產和消費兩個部分。我們先拿中國跟德國的生產水平對比。德國為了實現工業4.0,已經將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應用于生產,努力的實現生產的智能化,而中國的生產水平還停留在模仿和山寨的階段。

11

我們再拿中國跟德國的消費過程對比。中國的電子商務、O2O、移動互聯網、物流體系等已經非常發達,走在了世界前列,基本上實現了線上線下聯動、當天下單隔天到貨,而德國乃至歐洲的互聯網產業還被美國把持。

12

也就是說,對于工業4.0來說,各國都有自己的優勢和路徑。德國的工業4.0以制造業為基礎,美國版工業4.0叫“工業互聯網”,以信息產業為主張。而中國版的工業4.0叫“中國制造2025”,以“互聯網+”為工具。同樣,英國制造2050、日本的機器人計劃都是各國的戰略布局!

13

這就是資本經濟時代的游戲規則。資本經濟的本質是資本裂變,資本的裂變則是能量的聚變,通過稀釋和滲透聚合能量。在未來,人人都有自己的資本,資本之間的配置產生驅動,無數個驅動力組成了社會前進的動力,這種力量將在國家的宏觀調控之下,必將打破市場經濟,構建新的商業文明體系,社會主義國家也可以上演資本奇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