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自然萬物學習大道


吾感日月之運行,知草木之變化,明山川之形勢,度水澤之方位,應身心之修養,何以故?
日出之前,必有清冷,此謂之寒,然寒極則陽生,故草不生樹不發,位水土之下,位清靜之方位,潛藏之以待也。

物起于微,成于積,萬仞之山,起于平川,立春之后,是有驚蟄,驚蟄之后,必有雷動。是故查立春之時,靜而作,以積微成著也,度驚蟄之機,潛而用。應雷動之節,生而發之。所謂生發者,靈動則生,氣運則發,為萬物之始也。

草生平谷,其地成矣,感其風力而積其勢,樹生高山,阻其風勢而得其損,樹不與風爭,風知為草便,是故不爭上,以得其扶,不損下,以得其助。

日居天中,其位顯矣,其方貴矣,眾皆知城池之高,起于壘土,千里之遠,成于跬步;然世間之物,因其方位而生利害,以其顯要而為損,故日雖知其大,然知高而下,逢高而落,月得圓而缺,至明而暗,星舍其光,水居低谷,以離其方,以讓其位。以其自損而得恒久。

山傾于西,其勢成矣,于通達之時,以養德,于窮困之時,以養行,不強生不惡死,知勢而不違,順德以載物,是故居萬人之前,而安身后之事,于通顯之時,施德于窮困之人,居達貴之地,不遺細微之途。知勢而退,以留其位,以離其害,順德而為,以澤他物,土有高低,然不為萬物所害者,以其不沒萬物而存也。

澤居谷地,明其上而知其下,知山川之德行,慧草木之生發,知言易行,奉之以和美。是故,居無所位,位無所得之時,當若山水之澤,知言易行,奉行和美,知山川之德行,慧草木之生發。

天地相錯,其位失矣,富失其本,則混于濁而守其清,貴失其位,則去躁還之以靜,故知大而不居,知有而不持,言不明其德, 行不驚四鄰,知常而為,如車輪作,外曲而內直,外靜而內動.

水臨深淵,其位險矣,于位險之時,不存難得之貨以得其靜,實言踐行以得其信,言行如一以張德行,篤靜而為,以明其心。是故處后而不為先,位低而不為害,滋化萬物,積成于微。

有一物,吾知其存而無以言其形,吾識其相而無以言其本,此物不位八方之地,不占八節之時。

世人多巧利,故有應用之得,故有知見之障,執守之礙。然無所知所識者,僅有身形之勞,不得身心之困,僅有身之忙,而無意念之苦。

故世之煩苦,多起于心念,興于掛礙,故有言:言行如一,以減心念之妄,不使為苦,有勞而作,以消掛礙之煩,得有自在。

說明:

此文出自南山空同《學經》中的第四篇,據說《學經》一共36篇,現在對外公布了24篇已經出版成圖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