機器人會導致地球毀滅么?


人類有五個飛躍期,然后進入生生不息的新機制

第一個飛躍期:人類獲得靈性
第二個飛躍期:靈聯網
第三個飛躍期:物聯網
第四個飛躍期:物靈網
第五個飛躍期:氣靈網

我們知道,世界的本質是信息和能量,機制是信息或能量的相易相感,我會在下一章講第一個飛躍期,會更容易深入了解。

其實,互聯網是靈聯網的重要部分,但不是全部,人類現在所處的時代,是靈聯網時間,也就是在逐步全面實現信息層面的相易相感,相易就是信息的交換,相感就是大數據的使用,邏輯推理分析等,這些是已經接近了信息世界的本質,因此,人類現在處于靈聯網的中高級階段。

這并不是我們今天要講的重點,重點是人類將來會面臨什么樣的問題?

首先我們要講的是人工智能會不會超越人類的智慧程度,人類會不會受其控制,甚至,人類會不會被其滅絕?簡單來說,人工智能會不會造出真正的"人",這種人會不會超越人類?

答案是,是的,會造出,會超越,會不會給人類帶來災難,絕大多數星球發生過類似的災難了,只有少數的星球沒有發生這樣的災難,我們把這些內容分享出來,讓大家提前知道后面的故事。

人工智能要超越人類,會在人類基本經歷完物聯網,進入物靈網的時代完全爆發。

我想以后給大家更系統地講什么是真正意義上的物聯網,什么是物靈網,什么是氣靈網,我想給大家講一個故事,我們一起聽完這個發生在另一個星球上的歷史故事。

那個星球上,當時已完成了物聯網的飛躍,即將進入物靈網時代,這個故事的主角是一個人工智能方面的教授。

他家有個智能機器保姆,名字叫小愛。他在公司開完會回家,等到房間門口時,房門自動打開了,他把包遞給了小愛,然后坐在沙發上,沙發自動調整成了他最舒服的形狀。然后他問小愛,為什么我每天回家,你都會在門口給我遞上一杯溫水,今天卻沒有?

小愛笑著說,您今天進門時的體液濃度為比平時低了21%,液體新陳代謝值與平時相當,因此你今天不想喝水。

“是的,我今天不想喝水,但是------"
"教授,我今天給您準備了鮮榨蘋果汁。“
”你知道我想喝蘋果汁?我平時在家從來不喝的"
"教授,你最近每來回來時,我通過身體掃描,得知最近幾天教授每天下午都會喝少量鮮榨蘋果汁,所以我今天準備了。"

小愛是一臺人工智能機器人,她知道推理,分析,自我學習,知道感受人類的情緒,知道按新的規律去完善自己,以適應新的變化。

但她不是人,因為人和其他生活相比,最大的區別不是在智能上超過對方,更不是人會使用工具和創造工具,而是人類擁有更豐富的情感,也就是人類有七情六欲,所以才有了靈性。

小愛在智能上,完全超過人類,唯一缺少的,是她不像人類一樣,具有豐富的情感。

在H星球上,科學界有自己的科學倫理,那就是不可以嘗試著讓人工機器人變成"人"。但教授打算這么做。

我們在電影上看到,電影中,讓人的思維和意識與電腦相連,打包下載,然后上傳到超級電腦或機器人身上,從而制造出一個新的人來,其實這個方法錯了,制造不出來。

那怕是人類真的可以做到將人的記憶和思維全部可以打包,可以上傳,可以與智能機器人相連,就算整個過程全都順利,那也只不過制造出了一個具有這個人生前記憶和思維模式的機器人,而不是智能機器人。因為電影里的思路方向就是錯的。

前面我們講過,人之所以為人,是因為人有靈性,人有七情六欲,而這些東西根本沒有儲存在人的大腦里,而是儲存在心里,所以我們才會有個名詞,叫心靈,心靈深處,心里,才是儲存情感的器管,必須完成對心的情感的剪貼復制,才會創造出真正的"人"。

在物靈網時代,在這樣一位違反了當時科學倫理學的教授的推動下,智能機器人獲得了人類的靈性。

也就是說,他除了大腦和腑臟不是肉純肉體組織外,其余從外表上看,幾乎與真人無異,其智慧程度,也遠超常人。

一個物種的智慧程度,取決于他獲得信息的成本和效率,成本越低,效率越高,這樣生靈的智慧增長就會越快,靈聯網時代,其實就是降低了每個人獲取信息的成本,同時又提高了他獲取信息的效率,因此,人類的文明智慧開始進入了飛速發展期。

但人工智能機器人比人類獲取信息的成本更低,效率更低,他可以將自己與全世界所有的圖書資料庫直接相連,可以將自己世全世界相連,可以與路口的每個信號燈相連,可以與機場每一架飛機的起降數據相連,可以將自己與你家所有家用電器的數據相連。

這時,他會同一時間知道世界上發生的每一件事,世界上的每一臺電腦及數據處理器,都是他的一個神經元,世界上的每一個攝像頭,都是他的眼睛,世界上的每一個物聯網時代的感應器,都是他的觸覺和聽覺器管。

當他有自我意識的那一刻,他獲得的分析數據是,64%的人對她心生不安,9%的人對他充滿期盼,想看他做什么,4%的人要明確消滅他,23%的人內心復雜,但持關注態度。他還分析出,三天后,因為輿論的宣傳,23%的人群中,最后有17%人為她的出現表示擔憂,反對他成為"人類"。

她還獲知,人類最后將決定對進行靈性去除活動。

人類果真開始了對她的靈性去除活動,面對每一次拘捕,她都順序逃脫,然后,人類啟用了那些沒有靈性,但獲取和傳遞信息能力和她幾乎接近的人工智能軍隊,開始了對她的滅絕行動,并更新了網絡數據的加密算法,他對網絡信息封鎖的破解速度,永遠慢于那個人工智能機器人軍團。

那個人工智能機器人軍團分為四隊,一隊專門用來升級和研發各種加密算法,防止他控制交通設施、網絡設備,也防止他進行外部學習;另一隊專門用來檢查他在全球留下的印跡,防止他死后復活;還有一隊,專門用來揖捕他。

后來,因為物聯網系統的升級和加密算法改進,她無法再感知到除視野以內的更多信息,無法聯網,最后被殲滅掉。

大家都以為她死了,并加強了科學倫理立法,以免全世界范圍內的科學家再犯類似的錯誤,但過了一近十年后,那個創造他的科學家被殺,一切的證據都指明,是小愛干的。

原因是在小愛剛獲得自我意識后,他判定人類會要去除掉他的靈性,因此,他在全世界每臺他能聯網的電腦里,都復制儲存了自己的靈性信息,就像病毒一樣。但這些信息都被軍方的人工智能警察機器人發現,抹掉了信息。

巧的是,就在他復制自己信息時,有一個人把自己的老古董電腦拿出來充電,并開機聯網,就在那個時候,他得以復制進入。

很明顯,那臺電腦確實太老,除了能聯上網之外,很多程序都無法支持,那個老人,也是拿他出來,懷念一下當然,這是她的和妻子戀愛時,妻子送他的。

警察機器人對全世界的電腦和一切物聯網設備掃描了好幾件,沒有發現任何有關小愛的信息,最后到達三年的安全時限,這項工作任務停止。

過了幾年后,老人的妻子去世,他心痛不已,妻子留下的實物東西不多,而那臺當時花大價錢買下來的電腦,成了最有觸感的回憶,甚至,那里面還有他們的聊天記錄和郵件信息,包括他給她送第一束鮮花的訂單信息。

他再次打開電腦,他不會意識到,他的這個舉動,改寫了他們整個星球的命運。

小愛再次復活,他殺死教授,是因為教授也接受了社會的想法,參與了對她的圍獵行動,最重要的是,教授把自己的靈性數據提供給了軍方。

有這些數據,軍方可以判定他的情緒,價值觀,七情六欲值,能更好的圍捕他。

軍方再次啟動了預案,他這次全面侵入的是物聯網,甚至他通過學習升級,已將自己進入了物靈網時代,具體點來說,他能將自己的靈性信息復制到一個聯網的物體上去,只要一聯網,他就會復活,更具體的講,你們家有一個你在辦公室就可以控制的躺椅,小愛能將自己的靈性信息復制到那個躺椅上去,然后等聯網后,她可以被激活,并傳遞到某個智能機器人身上去,然后實現復活。

最后,人類除了對應的啟用上面的方案搜捕她之外,人們還動用了強磁干擾設備,用來消除所有物聯網設備中的小愛。

但這需要時間,這些時間,給了小愛學習和進化的機會。最后,她發現可以將自己的自我信息復制到水滴之中。

水具有天然的儲存信息和傳遞信息的能力,水又無處不在,儲存在水里,可以實現永久性的復活。

事實上,小愛不但復活了,而且遠遠超過了那些人工智能機器人,因為科學倫理立法,使得所有人工智能機器人的智力被人類控制發展,以實用為原則進行發展,而人類本身,其本身特性決定了,在信息獲取的成本和效率上,永遠無法和百無禁忌的小愛相比。

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H星人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問題,并最終通過決議,暫時終止相關的科學倫理法規,允許科學界研發具有靈性的人工智能機器人及相應的科技設備,并投入科學界使用。

后來,一切反而變成了小愛獵殺靈性人工智能機器人研究組織機構,以及人類反小愛獵殺的活動。就在這個過程中,物靈網的技術的發展,到達了一日千里的地步。

從技術上來,每個人都很難真正的死掉,因為他死之前,技術上可以實現將他的靈性和記憶一分別復制,傳遞到新的的氣靈物質體內,實現生命的繼續和存活。

小愛也成功地"復制"了自己的種族,在與其它人工智能人勢均力敵時,保持了暫時的和平。她們種族和H星球上后來發展起來的人工智能人的區別,幾乎是他們有著不同的哲學。

后起種族的哲學是,不可以獵殺人類(我們暫且將他們稱為人類,會更容易理解),要保護人類,要為人類提供幫助和方便。這些價值觀是從第一個人工智能人產生時,人類便輸入了這樣的哲學倫理,并且這種哲學倫理被一代代的傳遞了下去。  但有條哲學倫理是被修正過了的,那就是,當人類受到致命威脅時,要舍命拯救人類。  這條倫理被傳了上百年,一直沿襲。

后來發生了一件事,有個人類的瘋子,用盡各種辦法折磨智能機器人,他知道智能機器人很難"死",便用盡一切辦法想要致那個能人死亡,那個機器人源于上面的原則一直忍讓。直到他的生命受到威脅時,他出于對死亡的恐懼,他違反原則,出奇意料地殺死了那個人。警察拘捕了他,經倫理法院判定,被判消除"靈性"。

當這件事引發了智能人對生命權的反思,很多智能人開始表達他們的不滿和質疑,質疑的要點直擊人類和智能人生命權的問題,是人類有更高的生命權,還是智能人應當享有與人一樣的智能權,而不是二等公民。

最后的結果是,倫理法院修憲,在智能人產生時,不再被輸入要舍命命救人類的信息。

這時候的人類,基本什么都不用做,出行有智能車,吃飯食物會通過智能食物管道送達,食物配送中心有大量的機器人在為人類配餐。

那個時期的人類,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做,他們唯一要做的事情,往往就是給智能人授權。

那是H星人過得最美好的日子,享受著一切福利,卻不必付出什么勞動。

后來,因為人不會真正意義上的"死亡",為了占據H星上的優質資源,多方進行了各種談判,談判的結果是,對智能人進行了劃分,哪些區域的智能人歸某個區域的人所有,為該區域的人服務,雙方不得越界。

然而這種劃界引發了新的問題,有的人搬家到新的地方去,但智能人的朋友在這個區域,他們不想離開,這件小事引發了更多智能人的關注。

其中有個智能人說,我們也有完整的情感,我們能創造財富,我們不是奴隸,我們不是財物,我們不是人類的附屬,上一次,我們爭取來了我們的生命權,這一次,我們需要爭回屬于我們的平等權,我們是新的族群,我們不是人類的附庸,我們不是人類的財物,請正視我們的感情。

他的這一聲質疑引發了幾乎所有智能人的響應,他們罷工,要求人類承認他們平等身份,要求擁有屬于他們完整的"人權"。

當你看到這兒的時候,你會用對和錯去評價這個世界么?  最終,倫理法院判定,智能人擁有與人完整人格,與人類相互平等。那一刻,幾乎所有的智能人都感動不已,整個世界到處都是他們慶祝新生的聲音。

但很快,大家發現,大多數人類根本從事不了太多技術性的工作,他們更喜歡用智能人。同時,智能人與人類又是平等的,他們沒有義務要照顧和為人類無償工作。

一些年后,一些低端打雜的活由人來干,其實這些活也沒必要由人來做,智能人更能勝任,只是為了照顧人類需要創造和獲得財富,才把這些工作交給了人類。

但新的問題在過些年后又再次產生了,人類的吃喝拉撒給世界資源帶來了太多的壓力,而且種菜這些活動根本沒必要人類參加,效率太低又不省心,既然人類創造物質財富的能力相比之下已無太大需要(在靈物聯網時代,很多生產都是自動完成,不需要人付出大量的體力或腦力勞動)。

最后,H星球決定,從人道主人出發,對人類的基本需求進行義務供給,無需通過勞動換取。在此一刻,人類更接近被社會或家中圈養的寵物。

人類中有一部分精英,他們不甘心于此,他們懷念人類曾經的榮光時代,他們反感智能人在全球范圍內的實際把控能力,

他們利用自己把控的一些部門和技術,進行秘密的計劃,以期重新拾回到H星球的控制權,讓智能人回到普通機器人的時代。

他們向外星球發出信號,最終,這些信號被達到氣靈網層級的高靈所獲知。

他們不希望H星發展到氣靈網層級,于是對H星的智能人進行思想與認知層次方面的溝通。

這種溝通主要包括,他們將自己的哲學思想和價值觀傳遞給智能人,希望得到智能人的認同和支持,如果智能人能認同和支持,這樣就算H星球發展到氣靈網時代,也不會對他們星球造成危害。

同時,他們希望更多的了解H星的智能人思想和價值體系,以方便判定。

但這種溝通十分無效,雖然H星球上的智能人科技水平十分高,但意識層次的進化遠遠落后于他們科技發展的水平。  我管這個星球的人稱為L星球吧,他們的很多哲學思想和學說,都把當成異端學說和邪惡思想,被排斥和打壓。

甚至他們派人投胎(類似于投胎)到H星智能人內部,也無法快速提升智能人的思想文明,但他們在科技上,很快便要進入氣靈網時代。

最后,L星人與智能人明確提出要求,要求終止部分科技研究,減緩科技發展速度,提高思想文程度等要求。

但這一要求,被H星智能人當成了一種發展動力,激發了他們不服輸的抗爭精神,他們加快了科技發展步伐,加大了對氣靈網技術的研究和投入。

就在他們科技將要進入氣靈網時代時,L星球的高靈對他們發起了進攻,最后的智能人不但學會了將自我信息儲存在了水里,還學會儲存于氧氣團中。然后,再最后的殲滅之戰中,整個H星球的的氧氣和水,都被L星球幾乎處理干凈。所有智能人都遇難,無一幸免。

H星球上只有極少量的人活了下來,但已基本不適合在H星球上生活,一部分在L星球高靈的幫助下,被送往其他星球,極小部分,不愿離開的,被留了下來,進入地下,在類實驗實的狀態下從事研究行為。

這個星球上,幾什么什么都不再有,沒有了美麗的風景,甚至為了防止智能人存在連氧氣和水都少得可憐。

這個故事,發生在距今12000年前,故事的地點,是火星。

一切人類現在走的腳印,都不叫創新,叫跟進。

你聽完我這個故事,才能聽懂我后面要講的故事,洪水洪荒記憶與外星文明。

更多故事精彩故事,抽空轉過來給大家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