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通:風刀箭雨爬太白山,猶如走在無邊地獄中


太白山是終南山的主峰,在過去一共上過4次:

第一次是2010年和南山空同一起上的,那一天是鬼節,爬到了大文公廟,下山時候泥石流把山路斷了,小雨中走了10公里山路,后來景區修了1個月。

第二次還是2012年和南山空同一起上的,那一天又是鬼節,爬到了大爺海,那次下60個小時暴雨,下山時候翻山涉水走了20公里山路,后來景區整整修了1年,花費了30億元。

第三次是在2016年5月,我組織了一個《通知》粉絲的游學班,那次上太白,山上有積雪,到處是云海,晨光和晚霞都美的無法形容。

第四次是在2016年6月,和南山空同一起上山,只在第四紀冰川半途中,呆了一分鐘,就被云霧籠罩了起來,做完事,瞬間清。

這次弟子班選擇在太白山,主要有三個原因:

1、作為終南山主峰,這座山太有靈氣了

2、非常懷念我第三次上山時候的風景,太震撼了

3、一直都沒有登頂,這次想一口氣爬到山頂拔仙臺

上山前一天,我看到一個新聞報道,過去5年中,有47名游客和驢友在此山中穿越的時候失蹤,失蹤就說明game over了!

上山之前,我專門給大家強調了這件事,讓大家一定要按照旅游路線走,就沒有太大風險。

不過,在云霧和風雨中走一下第四紀冰川那段路,周圍都是亂石,天氣會忽晴忽雨,會有一種行走在地獄的感覺,也很震撼!

14號晚上,大家都前后到了太白山下的美佳溫泉酒店,一大早,20個人走路50米,就直接到了游客中心,然后坐中巴開始上山。

 

車行了半小時,然后到了蓮花峰瀑布!

和學員蔡術的合影

然后大家開始走了幾公里棧道,這段路說是只有1公里,走了之后發現3公里都不止,算是一個預熱。

通哥和學員許詩茗的合影

預熱了幾公里后,繼續坐中巴到了纜車站,然后做纜車上山,這個纜車可以直接到達天圓地方。

在纜車上拍的山景圖,像不像一個川字?

上到天圓地方的時候,山上一片大霧,可見度不到5米,好在我們全部上來后,有大概一分鐘時間,突然可見度高了一下,抓緊拍了一張合影。

這里海拔已經超過3500米,部分人已經有了高原反應,于是就兵分兩路,其中8個人從這里到了海拔略低的板寺新村住下來,剩下的12個人僅需和我一起爬山。

接下來的路是這樣的!

只有亂石,沒有植被,云霧非常大!

越走霧越大!

邀請的嘉賓老師寶珠,武術、內功、丹道高手!

胡小師練功圖

中間突然一下子,天晴了,太陽出來了半分鐘!

太舒服了,這里氣場很好,通哥也來接收一下天地靈氣 !

舒服了幾分鐘,對面突然刮過來一陣狂風,好像催著我們趕快返程回去!

不過呢?

由于時間還在,還不到中午12點,于是就想挑戰一下,爭取爬到太白山頂拔仙臺。

于是我們一行,繼續往山頂方向進軍......

然后,僅僅走了5分鐘之后,開始下雨了,并且風越來越大,走在只有亂石的第四紀冰川遺跡上,真有走在地獄的感覺。

然后這僅僅是開始!

孫京安打頭陣走在前面

路很險,12個人分成三個小組,繼續爬!

這時候,雨衣根本不管用,褲子開始濕透了。

路上的鳳凰松

一個小時后,走到了大文公廟,風變的非常的大,停下來休息了一會兒,部分人喝了一碗熱姜湯,然后繼續爬山。

接下來的路,非常的險峻,風更加的大,吹到臉上,真像刀子一樣,雨如劍雨一般。

由于海拔越來越高,雨越來越大,幾乎走上10步,就要停下來休息一會兒。

這個時候,陳元劍覺得體力有些不支,讓大家先走,他感覺差不多就開始先返程。

接下來11個人繼續爬行,雨把所有人都淋濕透了,溫度非常的低,應該在零下。

濕冷的褲子摩擦著膝蓋,寒氣慢慢滲入到了里面,隱隱作痛,只能繼續往前爬。

很快,我慢了下來,寶珠、鵬程、小師陪著我走,王光順、孫京安、龍永明、石卓璽、熊東、楊小勇、周文義七個人在前面走。

又走了一個多小時,到了大爺海,因為能見度不到5米,所以差點錯過繼續往前走。

這里距離山頂已經很近了,我們4個人沒有看到他們7個人,于是決定繼續往上爬,接下來的路,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。

坡度非常陡,幾乎是沒有路的,只是在亂石上往上爬,風越來越大,雨越來越大。

這時候寶珠的徒弟彭城有點體能不夠了,他身體非常健壯,之前是練習散打搏擊的,塊頭大,耗費能量也大。

這段路幾乎不是路,都是亂石,風雨如刀劍,非常容易迷路,就這樣繼續爬了一個小時,終于到了山頂,沒有想到山頂有草,是一塊兒非常大的平頂。

寶珠和彭城

然后到處都是瑪尼堆,好像是有人擺的陣一樣,大霧迷茫,風雨交加,能見度越來越低,稍不留神,就會迷路。

胡小師也想在亂石堆中擺一個瑪尼堆

又走了一段路,到了一個小廟,里面拜的是姜子牙,拔仙臺據說是曾經封神的地方,所以民間在這里拜他。

繞過小廟,更高的位置有一片廢墟,這應該就是拔仙臺了。

為什么成為廢墟的呢?

2010年我們第一次上山的時候,這里還是一個完整的道觀,當時里面還有一個老道,和我們一起去的幾個朋友一起喝酒。

喝酒結束,劉春明還和他約好下次再喝,結果差了一點時間,沒有等到。

那個老道很神奇,他走過你的身邊,就知道你身上帶了多少錢,說的一分不差。

2012年5月份老道上山的時候,他給板寺新村的老板說,他能過了7月多少號,就可以過去這一劫了,過不去就下不來山了。

結果,這一劫他果然沒有過去,然后就在道觀的廟里去世了。

我們那年是8月31號上的山,所以沒有趕上再見這位老道。

過了沒多久,閃電直接把這個道觀給劈了,雷電引起的大火,把這個幾千年的道觀徹底變成了一片廢墟。

這個事情還上了新聞,大家搜索一下,還可以看到相關的報道。

彭城幫我、寶珠、胡小師三個人在拔仙臺合了一張影

接下來開始下山,下山的時候,彭城的體能已經到了極限,嘴唇發紫,渾身發抖,為了不迷路,我們只能慢慢的走。

到了山下,我們在大爺海的簡陋的驛站休息了一下,一人吃了一碗面。

驛站里面還有幾個專業穿越的,他們非常好的裝備,已經穿越了5天到達了這里,然后由于風雨太大,怕迷路,沒敢上拔仙臺。

其中一個大哥看到彭城的樣子,知道問題非常嚴重,立刻讓他把濕透的衣服脫了,然后讓我們在驛站買了一套秋衣秋褲給他穿上,然后這位大哥又借自己的沖鋒衣給他保暖,同時又把自己的熱水給他喝。

這位大哥說,彭城現在是非常危險的狀態,如果繼續在外面待下去,很可能就會沒命的。

驛站的老板說,有人給我留了紙條,說他們都已經住在了驛站,我正要找他們,老板又說,他們都又下山了。

在驛站休息了半小時,彭城也徹底緩了過來,然后他在秋衣秋褲外面穿了一身雨衣,然后再把濕透的外衣穿上。

我們三個的衣服也濕透了,買了秋衣秋褲也沒有換,裝進了我的背包里,等著晚上換,然后繼續出發!

來時候,已經走了十幾公里亂石路,回去的路,最少還要走12公里。

特別是前面三分之一,都是上坡路,超級的難走,但是還必須走,我都差點返回在驛站休息。

不過想了一想,如果休息了,明天衣服也干不了,不一定有動力把濕透的衣服穿上走,于是只能繼續,爭取在天黑前走回去。

風如刀,雨如劍,大家一步一步往前走,走10步,休息一下,然后繼續走。

整整用了4個小時,在我的體能已經達到了極限的時候,終于在晚上8點,趕到了板寺新村。

我提前給少良打電話,讓他幫我們開好房,把電熱毯提前打開。

到了房間,冷的濕衣服都脫不下來,彭城冷的手都無法扭動把手打開房間的門。

我山上背的防水包,里里外外全部都濕透了,包里的衣服和其他東西,全部都濕透了,包里還有不少冷雨水。

脫光衣服,進了暖暖的被窩,還冷的一直發抖,抖了一個小時,少良幫我們每個人泡面。

寶珠內功深厚,到了房間,簡單的運功,然后就恢復了正常。

為了排寒氣,寶珠上山前就拿了根艾條,讓少良拿著,所以沒有淋濕。

寶珠把自己灸了一遍之后,就讓少良拿來給我灸,先灸大椎穴,排寒氣避免感冒。

然后我讓它幫我灸膝蓋,當時艾條距離我的膝蓋有五厘米,灸的時候皮膚感覺不到熱,但是骨頭感覺非常的燙,看來真的是進寒氣了。

這時候,我發現這次上山還是太冒險了,問了一下少良其他人的情況。

少良說,和他一起的另外7個人,由于部分人有高原反應,都已經提前下山去了酒店。

山上另外的8個人,陳元劍回來了,另外7個人比我們更早的到了大爺海,在大爺海驛站休息的時候,被專業的穿越者勸住了,沒有去爬拔仙臺。

他們等了半天沒有見我們,最早打算住下,錢都交了,后來又打算趕回去,走了一段路,有三個人感覺體力不支,就返回到了大爺海住下。

 

我不由的擔心起來,不知道第二天他們三個人能不能下山....

那里手機根本沒有信號,也聯系不上他們。

 

孫京安、楊小勇、王光順、熊東 四個人在大爺海合影

當天晚上,少良聯系山下的同學,讓他們幫忙買一些衣服,然后第二天一大早送到山上來,同時還買了一些感冒藥,以備之需。

當天晚上,山下鎮上還沒有,他們開車到了30公里外的縣城,在藥店和服裝店關門幾分鐘前,進去買了十幾套。

一大早,孫京安和陳元劍就提前下山了。

我通過景區服務中心,要到了大爺海驛站老板的電話,然后給他打電話,打不通,然后就發了一個短信。

過了一會,他給我回了一個短信,我就問他山上三個人的情況,他說這會兒上面已經晴開了,他們三個已經下山了,于是我就放心了。

山下的蔡術和喻斌就趕最早的一班車,到了下板寺,然后坐纜車上來。

由于下了纜車,還有爬半小時的上山臺階路才能到我們住的地方,在高海拔的地方,往上爬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,同時蔡術有高原反應。

我們還在板寺新村的幾個人就忍了一下,穿上濕衣服,然后開始下山。

下山路很快,十幾分鐘就到了坐纜車的地方,然后買票,上纜車,剛上纜車一分鐘,發現蔡術和喻斌已經在上山的纜車上,插肩而過。

我們下了纜車,等了兩分鐘蔡術和喻斌也下來了,然后大家一起去坐中巴下山。

這時候,還在山上的三位同學也給我微信了,說他們一大早就出發了,現在已經走到了小文公廟,那里風很大,雨中有雪。

我就讓他們別到板寺新村了,直接去相對近的天圓地方坐大纜車下山,然后坐大巴到酒店,在酒店匯合。

這時候一分析,發現他們是正確的,休息了一晚,恢復了體力,我們走了4個小時的路程,他們三個僅僅用了2個小時左右。

這是第二天早晨,晴了一瞬間的大爺海

有驚無險,中午12點左右,大家全部趕回到了酒店,非常冒險的歷練結束。

洗漱換衣服之后,然后一起午飯。

下午2點半,正式開課!

第一天下午講《框架思維秘笈》,比較系統化,深入化的來講框架思維,讓大家從此之后:做事高效,銷售簡單,人生快樂!

主要講了:

1、做事框架

2、心理框架

3、自我框架

這套思路,不是術,也不是道,而是法;

用了這套方法,可以輕松的運用到工作生活中的各個方面,讓人生從被動變主動。

核心秘訣也很簡單,三個詞

晚上時間,大部分人都去泡溫泉了,太白山下的峪口叫做湯峪,溫泉非常有名,泡了溫泉,徹底放松。

第三天一大早,我先請寶珠教大家內功基礎:

寶珠從小練功夫,武術方面是天賦,從拳擊散打各種外家內家功夫都練過,十幾歲就開武術學校,后來拜訪各個門派。

到了每個大師那里,和對方師傅喝酒聊天交流三天,他就把對方的核心學到了手,而對方的弟子可能10年都還沒有學到。

他比我小一歲,過去20多年,沒去工作,沒去賺錢,癡迷武術,一直學一直練,然后以武入道,先自己修煉,然后再去找經典去驗證。

我和寶珠認識8年了,是很好的朋友,同時又是鄰居,所以我經常拉他出來玩,請他出來講課,我的許多好朋友都跟他學武術。

寶珠的經歷太傳奇了,先寫這么多,明天專門寫一篇文章講他的故事!

開講之前,寶珠用了3分鐘給大家演示了一下《頭趟母架》,這套架子看起來非常古樸簡單,是以古代騎馬拿大槍打仗的原理演化出來的。

古人騎馬打戰,靠的不是自身的力量,而是追求人馬一體借大地之力與對方打,馬步一詞也來自這里。

這三分鐘視頻,外行看熱門,內行看門道,大家感覺一下他的內勁!

當天寶珠用了45分鐘,通俗易懂教了大家兩個練內功的基礎:

1、提掣天地樁

這個樁法看似非常簡單,外形和無極樁差不多,但是效果完全是天壤之別。

這個樁法關鍵是配合呼吸體驗能量在體內的升降開合,然后與天地鏈接,練上幾下,立刻有感覺。

整個過程,非常舒服,如果每天練上半小時,堅持一星期,整個人身體狀態就有一個巨大的變化。

講這個樁法的時候,寶珠有兩句經典的話:

1、骨升肉降,骨肉分離

2、骨正筋柔,氣血自流

2、丹田抖動功

這個功法練起來更加的舒服,一分鐘就會讓你微微出汗,全身舒暢。

突然我想起來了一句另外一個練武的朋友說過的一句話:站不如走,走不如抖

丹田抖動功有三個層次,寶珠只教了初級的,其中還有一句秘訣:抖動丹田,排毒甩手

這招是專門給龍永明同學的,龍永明看起來人挺瘦弱的,其實神氣很足,他在巴馬有一個養生館,幫許多癌癥病人調理身體

他一張口,講話非常有底氣,他幫人調理的時候,能夠連續幫人拍打4個小時都一點不累。

不過,盡管他在幫人拍打的時候,是放空的狀態,但是天天幫癌癥病人調理,他自身也會沾病人的病氣,對他身體不利的。

我們經常會發現,治療什么病的醫生,就容易得這種病,核心的原因就是沾染了太多病氣。

所以這招可以讓龍永明每天及時把手上沾染的病氣快速排掉,當然對普通人也非常的有作用。

課間的時候,龍永明還給張騁的頸椎拍了一會兒!

龍永明是共振場治病理論的創始人,自稱自愈哥,他有一套系統化的方法教病人自愈,感興趣的可以加他的私人微信:lym17757422068

第三天一整天,主要都在講《品牌占位模型》

這個課我之前在線下講過一次,收費是一人10萬元,這次根據學員的需求點,將部分內容講的更加深入。

例如占領好名

我有一個朋友搞了十幾年培訓,都沒有做起來。

為什么沒有做起來呢?

因為他沒有自己的東西,他執行力非常強,他就是純copy,甚至連課程名字都不變。

例如克亞講《打造你的賺錢機器》,他學習了之后也來講,另外他還copy了許多名師的課,一直沒起色。

4年前我去他公司玩,吃飯的時候,幫他們的所有課程都換了一個名字,然后用一個關鍵詞串了起來。

為什么這樣做呢?

因為我告訴他:

劉一秒是用“智慧”關鍵詞把自己的課程變成了一個體系;

賈長松是用“系統”這個關鍵詞把自己的課程整了一個體系;

盛景網聯是用“力”這個關鍵詞把課程串成了一個體系;

王紫杰是用“模式”把這個課程變成了一個體系。

你總講別人的,肯定永無出頭之日,我給你一個關鍵詞,然后把所有的課程名字都改一下,然后每個課程都有這個獨屬于你的關鍵詞,這樣別人的課程,也都變成了你的課程,同時你的課程有了一個體系,也才真正有了品牌。

另外,我就告訴了劉一秒早期是如何靠分錢模式迅速做起來的。

這個哥們執行力超強,當天晚上吃飯完,飯后他們沒有休息,連夜開車到北京辦接下來的培訓課。

課后,他真的按照我給他的建議給所有的課程重新命名,然后分錢模式整的更加完善。

4年過去了,這個哥們去年做了近20億銷售額。

蔡術是眼睜睜看著他起來的,在去年品牌占位模型課程中,我也告訴了蔡術課程名字的問題,但是他沒有足夠的重視。

蔡術的課講的非常好,口碑也很好,目前一年幾千萬銷售額,這一次,他總算重視了課程的名字。

課程名字,一定讓人看了有感覺,看到名字立刻想到是你的課,同時想要上課。

他原來的課程叫做《領袖智慧》、《合伙人密訓》、《領袖演講》等等。

這樣的名字太普通,太無感,好像很多人都在講,沒有自己的特點,對陌生人沒有吸引力。

經過討論之后,我們把他變成了:

《賺錢引爆術》

《團隊引爆術》

《營銷引爆術》

《領袖引爆術》

《資本引爆術》

蔡術講引爆術,教的都是具體運用的術,從此之后,只要是叫引爆術的課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蔡術。

接下來一年,相信蔡術可以輕松做到上億的規模。

歐風還沒有參加弟子班之前,僅僅聽了我那個2000元的演講框架課,一個月就賺回了去年一年的收入;并且在過去三個月已經用我的方法多賺了500萬了。

他當時就提到了他的兩個課:其中一個課,賣的非常的好,因為名字起的好;另外一個課賣名字很普通,一直賣的不好,我就順便幫他改了一個超級吸引人的名字,接下來肯定也會大賣。

品牌占位模型一共分五個環節:

1、占領好名

2、占領搜索

3、占領人心

4、占領大勢

5、占領市場

所有的環節,知道不等于會,深入去運用,才能產生更好的效果,所以相同的課程,每次聽,也都會有不同的收獲。

篇幅有限,后面的干貨,有空再和大家分享。

我搞弟子班的目的就是為了打造100個細分領域高手,想要報名我的弟子班的同學,必須是過去已經上我課或者看我文章賺了上百萬的人。符合條件的可以直接聯系我的助理微信:甜甜:199199105 ?芳齡:tongwang009

預告:明天文章給大家講功夫高手趙寶珠的傳奇故事!

學習絕活,關注通哥